抗生素大战抗药菌没完没了

  1928年,英国化学家亚歷山大.弗莱明(Sir Alexander Fleming),发现了盘尼西林,纯属无心插柳柳成荫。当时,他正在计划撰写金黄葡萄球菌的论文,在实验室里培植金黄葡萄球菌。霉菌孢子无意中掉进培养皿中,弗莱明竟不知不觉,回乡度假。个多月后,他返回实验室,发现培养皿里,长出一块青霉菌,周围却没有细菌。弗莱明立即想到:青霉菌会杀菌,这便是盘尼西林。

  在实验室中发现盘尼西林,不等于可以迅速地用来医治病人。盘尼西林真正普及,在一般药房都可以买到,要等到1943年。当时,医学家乐观地说:人类已踏入“抗生素时代”。许多细菌产生的疾病,都可以靠大量生产盘尼西林,和发现新的抗生素去医治,大大的减低病人的死亡率。二战以后,人类寿命愈来愈长,抗生素居功至伟。

  抗生素无法医治病毒

  不旋踵,医学界发现了病毒。病毒不是细菌,抗生素无法医治病毒引起的炎症。人类常见的疾病:如喉咙发炎、感冒、肠胃炎等,大多是感染病毒,使用抗生素根本无法治愈或减轻病徵。可惜,至今仍然有不少人感染上述的常见疾病时,自行或要医生处方服用抗生素。

  细菌在地球生存了亿万年,“生命力”强横,哪会这么容易给抗生素打败?医学界发现,细菌很快便演化出抗生素抗药性(antibiotic resistance),即是说,一般抗生素已无法杀死它。1945年,亚歷山大.弗莱明获得诺贝尔奖不久,便警告世人:当任何人都可在药房买到盘尼西林,少不免会因滥用而导致细菌迅速演变成抗药恶菌。

  盘尼西林普及未够十年,已出现抗盘尼西林的恶菌。1948年发明了四环霉素(Tetracycline),但1950年代未过去,便有抗药恶菌足以对抗此抗生素。1952年发现了红霉素(erythromycin),三年后即演化出抗此药的恶菌。1960年,用人工合成的方法,製造出甲氧西林(Methicillin),对付抗盘尼西林的恶菌,但不到一年,便出现了MRSA,即抗药性金黄葡萄球菌。近年,最“兇恶”的要算ESBL,它存在于一些桿菌中,对大多数抗生素(包括盘尼西林类抗生素),都产生强大的抗药性。

  一旦感染随时致命

  人类发现抗生素以后,抗生素与抗药恶菌的斗争,从来都没有停止过。人类每发现或人工合成一种新抗生素,恶菌就演化出对抗此抗生素的抗药性,以致世界卫生组织(WHO)在2014年中的报告宣称,全球将进入“后抗生素时代”,因抗药性恶菌愈来愈厉害,原本可治疗的普通感染和轻微损伤,一旦感染抗药恶菌,都可能致命。

  根据世卫的报告,如今每年全球因感染抗药恶菌而死的病人,达70万名,主要在落后及发展中国家,如印度,每年因此丧生的婴孩,已达63000多名。

  欧洲25000人。美国疾控中心估计:美国每年有23000人,可是,每年因感染抗药恶菌而患病的,单单美国已达200万人。为此,美国政府付出庞大的医疗费用。世卫估计,到了2050年,全球死于抗药性恶菌感染的病人,每年将增至1000万,是当今的14倍以上,全球经济损失达100万亿美元。

  撰文:博文

责任编辑:大公网

热闻

  • 图片

大公出品

大公视觉

大公热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