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盐的闲事儿该怎么管

  原标题:吃盐的闲事儿 该怎么管

  在新郑市的黄先生,使用从郑州带回的食盐,结果被新郑市盐业管理局执法人员认定为“跨区域用盐”,没收食盐并处罚款200元。此事曝光后,“跨区域用某某”迅速成为网络热点,大家纷纷表示了对自己吃饭穿衣喝水抽烟的焦虑。民议如沸之下,新郑市盐业局迅速处理,并向媒体通报了该事件的最新进展:新郑市盐业局公开向社会道歉,并公布了对参与此事执法人员的处理结果,同时,聘请市民黄先生为新郑市盐业局2014年度“行风监督员”。全国各地的媒体几乎都跟进了此事。

  毕竟,开门七件事,不管哪里、无论什么口味的人都不能少了盐。平时大家去超市买盐,也没认真理会过到底是哪里生产的,尤其现在网购平台发达,还有不少人通过代购买日本、美国、欧洲等国家和地区的进口盐。如此一来,无意中纷纷违规,搞不好就被罚款,真是很受惊吓。而且,自己家里吃盐,能是多大的罪过?总比不上私盐贩子对盐政管理的干扰力度吧。不过,在正统叙事里,贩卖私盐一直被目为老百姓被逼的没办法的反抗之举,私盐贩子也是苦的不能再苦的底层人民。最著名的当属元末和朱元璋同期起义的张士诚。这可是在课本里一直被当做起义农民领袖正面描写的人物。假如张士诚穿越到现代会怎样呢?大概直接被罚得连十八条扁担都凑不齐。

  至于新政方面一开始给出的加碘与否关乎居民健康的解释,直接被后来的公开道歉打脸。事实上,上半年因为甲状腺疾病的检出率大幅增加,食盐强制加碘政策本身就引发了巨大争议。现在用必须买加碘盐作为垄断的理由,殊为不智。换言之,如果用此番罚款的劲头,真下力气去管食品安全,大概消费者也不会动辄忧心忡忡了。

  其实问题的关键,不在于对消费者负责,而在于食盐专营以及专营所带来的巨额利润。名篇《盐铁论》中写道,“今郡国有盐铁、酒榷、均输、与民争利。散敦厚之朴,成贪鄙之化。是以百姓就本者寡,趋末者众。夫文繁则质衰,末盛则本亏。末修则民淫,本修则民悫(音却),民悫则财用足,足侈则饥寒生。愿罢盐铁、酒榷、均输,所以进本退末,广利农业,便也。”在汉代,就有声音请罢盐铁,杜绝政府与民争利。2000多年过去了,还是这片土地,人民多了无数,经济增长稳居世界前列,食盐早已经不是匮乏的资源。吃盐这种“闲(咸)事儿”是不是可以交给市场,相关部门抓大放小,就不要太操心了。

责任编辑:赵烁

热闻

  • 图片

大公出品

大公视觉

大公热度